深度|驰援人物陈祖辉:抵达是一种勇敢
编辑:管理员   发布时间:2020-01-31 09:01浏览量:1616

今年


是陈祖辉工作的第25个年头


这些年来


他的身上积累了很多标签


院感控办主任


流行病学专业博士


还有曾挂职的和平县卫生局副局长……


1998年湖北武穴洪水、2008年支援汶川、2018年援藏……


每一次


都有他的身影


今天,他又有了新的身份


——第一批驰援武汉的广东医疗队医生


 


“1.27,大年初三,7:30,我在武汉市发展大道晨跑,不可思议却是真的。酒店到我们接管的汉口医院约1.5公里,我一个人奔跑着去医院。本来就冷,我突然有跑起来的冲动。迈进医院大门,刚好完成暖身运动。我仿佛回到学生年代,内心里突然都是干劲儿。武汉加油!相信我的精神已足够强大到与数百万留守者共度时艰。”


这是他28日凌晨发给我的几句话,我脑海里浮现的是一个“虽然出走半生,内心却仍然炙热的少年形象”。


1998年,用炙热拥抱洪流的少年


经过3次持续大范围强降雨,长江流域洪水灾情在1998年7月开始变得愈加严重。全国各地迅速组织救援队伍,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也不例外。


那时,刚刚参加工作还不到3年的陈祖辉作为学生时期便入党的老党员报名参加了医院的抗洪救灾医疗队。几天后,医疗队出发前往湖北武穴市,年仅25岁的陈祖辉,成为医疗队中年龄最小的一名队员。


聊到20年前这段经历时,陈祖辉对很多场景都历历在目。彼时的瓢泼大雨、湍急洪流,甚至还包括因为看多了武警官兵在抗洪中处置管涌的方法他到现在都能准确的描述和比划出来。


但当我问道“在当时最怕的是什么时候”,陈祖辉突然安静了下来。


他说“在去灾区的路上发生了一场车祸,我亲眼看到和我们同行另一辆救援车辆的医生还没来得及被抢救,就离开了……那时候,是真的害怕。”


或许是当年少字当头的炙热给了他无穷的勇敢,或许是明白自己做了一次无路可退必须抵达的选择。随后,20多天的救援中,陈祖辉将自己懂得的公共卫生知识尽最大可能教给灾区的群众和救援官兵,同时还兼负了药物派发、医疗指引等服务。直到回到广州,他才知道自己去的武穴到九江段,是当时洪灾最严重的地方之一。


时年25岁的陈祖辉


 


2008年,支援汶川淬炼了他的心


对陈祖辉而言,在三字刚刚打头的年龄里,结婚生子是生活的担当,父母老去成了不得不面对的问题、工作前行是避无可避的未来,处处都是焦灼和迷茫。


直到2008年。那一年,汶川发生了特大地震灾害。5月17日陈祖辉加入广东医疗队院内感染及控制分队,抵达青川县等地开展院感和疾控相关工作,这一次,近乎毁灭的城市、惨重的伤亡、频繁的余震和包括“手足口”在内的流行疾病都成了他们在灾区要对抗的“敌人”。


没日没夜工作的二十多天里,看过生离死别的悲伤和绝处逢生的希望,一颗懂得冷却震荡纷纭的心被淬炼出来。往后的日子里陈祖辉都会说,35岁才是他的而立之年。

 

2018年,奔赴西藏,不问前程


45岁,陈祖辉是暨南大学附属第一院感染控制办公室主任,每周固定出门诊为患者提供健康教育与咨询医疗服务;是8岁孩子的父亲,儿子平时的学习生活会被他管得多一些。不论是工作还是生活,他都是那个闭环系统里的中坚力量。


但在这个夏天,广州最燥热的时候,淌过洪水,穿过乱石的陈祖辉还是下定了决心要去西藏。


2018年7月,作为广东省第四批“组团式”援藏医疗队领队,陈祖辉带队去了西藏,在那里一呆就是整整一年。

 

在那里,他发挥特长,专注提升援建医院院感防控水平,并利用休息时间组织广东援建藏区同事开展义诊及健康教育工作。


这是媒体报道的他在波密县开展义诊的场景:


陈祖辉同志快速在队内召集齐七名不同专业的队友奔赴波密县开展义诊,大家分头准备白大褂、听诊器、处方纸、血压计等必要行头......同志们驱车4个多小时约上午12点半抵达易贡农场。在农场简易食堂吃过工作餐,短时休整后,大家顾不及舟车劳顿即开展工作,义诊从下午三点开始一直延续到五点半才得以结束。临近尾声时甚至有脑梗后遗症的患者坐三轮车赶来就诊。第二天上午队友们又转移阵地来到易贡乡开展义诊活动。病人几乎坐满了整个临时诊室。这些专家们整个上午都来不及站起身松松胳膊活动一下筋骨。整个周末诊病约130人次,发放常用药品2万余元

2020年,除夕夜他义无反顾奔向武汉


2020年的这个春节是如此的让人揪心。大年三十下午,在接到广东省卫健委组建支援湖北医疗队的通知后,短短20分钟,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9人的医疗队伍组建完毕。


毫无例外,这一次陈祖辉又一次站在了最前面。


“武汉,我们来了!”


陈祖辉是流行病学专业博士,他的专长就是院感防控。


作为领队,他像极了一个事无巨细的“管家婆”:


“一个人搬运整理了11袋我们队友们脱下的防护服和医疗用品,深夜还在为我们浸泡消毒护目镜等……”


“督促每一个队友穿好防护服,一个个检查过关才让我们进医院。下班出来的时候守在门外,看着我们正确脱防护衣,指导我们处理个人事物和卫生,否则就不放过我们……”


深夜还在帮队友们消毒防护服等。




采访陈祖辉,是很踏实的一件事,也许是因为面对了太多的生死,他的语气极其平淡,却让人十分安心。


他说“自己越活越明白”,说“年过半生、方懂浮生”。


他就像电影里的奇异博士,把守恒变成人生的答案,


每一个十年,都成为他人生中闪光的瞬间。


(转自广州日报)